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故事汇 > 正文

父亲教我学做人

发布时间:2016/1/8 10:26:31    来源:西山煤电网    文:刘云    图:佚名    浏览次数:    【 字号:     】

  【作者】
  刘云,男,1975年5月出生,1995年参加工作,2006年西铭矿选煤厂筹建时调入,现为选煤厂综合办副主任。
  【好句】
  父亲的口头禅是:“制度是我们矿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写成的,必须无条件执行!”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有工友违章,父亲会大发其火,脾气爆得像炸药,训起人来,把他们祖宗们也会问候上。


  我的父亲出生在山西代县的一个贫苦农家,老母一个,兄妹四人,父亲排行老二。爷爷和大伯早逝,叔父有病,姑姑远嫁他乡。
  生活的重担过早地压在了父亲肩上。17岁,他只身一人,背井离乡,来到红旗矿(现在的杜儿坪矿)下井。
  父亲的文化程度不高,只勉强上完初中,但他勤奋好学,工余时间自学文化知识,那时的学习途径,主要靠报纸、有线广播和工友间互学,功夫不负有心人,父亲后来考上了咱矿务局的工大深造了两年。
  父亲在井下,从采煤到掘进,从机电到通风……工种做得多了,各种井下设备,无论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无一不通。
  渐渐地,父亲也从一名普通煤矿工人,成长为技术员、副队长、队长、副区长、区长、生产副矿长、矿长、党委书记,一步一个脚印,汗水一路责任一路。
  父亲是一个对工作绝对认真负责的人,煤矿井下情况复杂,条件恶劣。当了领导的父亲,也常跟班下井,从宿舍到井口,从井口到工作面,来回要走十几个小时的路程。
  父亲和工人们一起升井的时候,全部是一个模样,黑黑的脸,白白的牙,穿着同样浸透汗水、沾满煤尘的工作服,戴着同样的矿灯安全帽,分不清谁是领导,谁是工人。
  父亲那个年代,矿井机械化程度和安全防范措施还很落后,根本没法和现在比,要想实现安全生产,必须严格执行各项规章制度。
  父亲的口头禅是:“制度是我们矿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写成的,必须无条件执行!”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有工友违章,父亲会大发其火,脾气爆得像炸药,训起人来,把他们祖宗们也会问候上。
  挨过父亲训斥的工人,再也不敢犯二茬错。但是工资奖金父亲从不克扣他们一分,因为那时家家生活都不富裕。
  父亲工作过的班组、采区,很多年轻工人都想去,一是因为父亲严格,安全上放心;二是因为父亲带着大家埋头苦干,开资时也能多拿几个钱。
  父亲对孩子的教育,也非常重视,非常辛苦。
  我小学五年级才从老家转过来,底子差、贪玩、不爱学。父亲一有时间就陪我学,督促我,给我买书,买各种书。
  现在想想自己那时也够不争气的,老爸经常没日没夜地加班,连坑都不出,自己都不珍惜他挤出来的时间,洋洋务务地着实该打。
  我考上技校的时候开悟了,“悟”了也就“误”了。父亲不这么认为,总是鼓励我,只要肯学啥会儿也不晚。于是,我每门功课都很优秀,尤其喜爱机械制图,立体感特别强,剖面分析很到位,父亲知道后,总是淡淡的一笑,说:“好!学好啥都好!”
  积劳成疾的父亲病倒了,住院一查,有胃病,这是他常年下井饮食不规律的后遗症;有牙病,这是采煤机蹦起的煤块砸坏的;此外,还有二度矽肺、腰腿疼、头疼……
  面对病痛,他依然很乐观,总是自嘲:“我就是心好,别的没一样好的,呵呵!”后来,因为受周身病痛的牵连,父亲心脏也查出了问题。
  父亲一生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煤矿,把全部爱给了我们,自己却带着辛劳和疾病,去世了。
  父亲没有万贯家产留给我们,在他留下的遗物里,除了书还是书,再有就是一摞“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创新奖”“技改奖”之类的奖励证书。
  在我们老家,人家大门写着,“家和事昌”“吉星高照”“福寿康宁”等等,而我家大门上却是“自力更生”。
  他常对我们说:“工作是给自己干了,不要想偷奸耍滑!”
  父亲坚强自立、勤劳善良、工作严谨的品格,以及他的谆谆教诲,是我们最宝贵的遗产。
  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而自豪!

相关阅读  »
设计策划:博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