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网站地图网站历史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时讯  > 正文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她选择同甘共苦

——记太原西山福利厂残疾职工家属樊富荣

发布时间:2018/11/6 19:13:46    来源:西山煤电网    文:游凯 常培亮    图:游凯 常培亮    浏览次数:

  在西山矿区,人们经常看到这样一对夫妻,妻子搀扶着步履蹒跚的丈夫行走在绿荫下、花丛边,妻子的面色虽然有些憔悴,但从两口子不时的交流中,可以看出满满的幸福,这就是太原西山福利厂残疾职工左庆谔和他的妻子樊富荣夫妇。说起他们的故事让人好感动……

共同的经历让他们走到一起

  妻子樊富荣出生在白家庄矿业公司一个矿工家庭。在她的下边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全家6口人只靠父亲一人工资维持生计,生活着实不易。她是家里的老大,十一二岁就挑水、做饭、拾煤球,再大点还下地干农活儿,夏天摇辘轳浇菜地、秋天收割庄稼……
  生活的磨难,练就了她能吃苦、能担当的品格。长大以后,樊富荣结婚,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但这并没有缓解她和第一个丈夫之间,因性格差异所产生的矛盾,随后是长时间的分居、冷战。第一次婚姻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经人介绍,樊富荣认识了太原西山福利厂塑钢车间职工左庆谔,相同的经历使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左庆谔也曾有过一次婚姻,他虽然为人热情、厚道,但无论怎样努力都不能使前任妻子满意。不得已,只能选择离婚。认识樊富荣以后,左庆谔才体会到爱人和被爱的意义。那一段时间,他们也曾手挽着手行走在公园的花前月下,也曾在小饭店点两个小菜,对饮小酌一番。樊富荣说:“那个时候的他,性格大大咧咧,不用心机,对人也好。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天有不测风云。2009年9月12日一大早,左庆谔突患脑出血,被送进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攀富荣看着昔日生龙活虎的人,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眼泪夺眶而出。12天后,左庆谔总算清醒过来。但此时的左庆谔父母已先后去世,哥哥姐姐又不在身边,樊富荣想也没想便承担起了照顾病人的重任,喂水喂饭、接屎接尿,她守在病床前,精心呵护着半昏迷状态的恋人。两个月的治疗,左庆谔虽然意识清醒了,但身体却偏瘫了。

苦难的历程孕育了大胆的决定

  出院后,为了不让这苦难的人失去依靠,攀富荣顶住了来自亲朋好友的劝说,辞去了工作,全天候在家侍候左庆谔。不懂护理、不会按摩,便找来有关书籍对着穴位图,定时进行按摩、推拿,定时喂饭、喂药。为了恢复他的语言功能,每天对着口型,从1、2、3……开始,一遍遍教他说话,给他讲故事、说笑话,让他在与病魔的抗争中感受生活的乐趣。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樊富荣的精心呵护下,左庆谔症状慢慢发生了变化,首先能和她进行简单的语言沟通,其次手和脚开始能动了,再后来能坐起来了,最后竟然在她的搀扶下能下床、能到室外散步,左邻右舍张大嘴巴难以相信这是真的……看着左庆谔的变化,想想自己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樊富荣憔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笑容过后是止不住的眼泪。三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对于一个娇弱的女子,经受的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和磨难,用瘦小的肩膀担起千斤的重担。
  随着病情的好转,左庆谔在意识恢复的同时,情绪也在发生变化,感情脆弱、易怒,动辄摔盆摔碗,前一阵儿还好好的,后一阵儿就闹着要赶她走:“滚,走得远远的!”但一会儿就阴转晴了。樊富荣太了解他的心思了:既不想拖累人,又怕她真的离开自己。
  樊富荣面对脾气暴躁的左庆谔,有时也想离开这苦难的地方:“太受不了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刚有这个念头,她自己先就哭了:“我走了,他咋办?他肯定活不成。”
  为了彻底打消左庆谔的顾虑,2012年,樊富荣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与左庆谔结婚。这是别人避之犹恐不及的事情,她却像飞蛾扑火一样,毅然无怨无悔挑起了照顾左庆谔终身的重担,这个决定的背后预示着将改写她的人生,承受常人难以承担的责任,艰难与辛劳将伴随终生。弟弟妹妹、亲朋好友都在为她着急,为她的前途担忧,劝她慎重考虑,她却态度坚定地说:“做人就要有担当,我已把他当作亲人、当作我生命的一部分。”当晚,她捧着大红的结婚证,偷偷地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哭罢,又起身给左庆谔擦起了身子、做起了按摩、讲起了笑话。

苦难中时时伴随着欢乐

  在樊富荣的细心照料下,左庆谔的身体在好转。用樊富荣的话说:“他也不懒,每天主动锻炼,常常练的满头冒汗。天气好的时候,扶着双拐到户外走走。”
  自左庆谔病休在家,只能享受病假工资,所在单位和各级组织经常进行家访慰问和帮扶救助,但对于一个有偏瘫病人的家庭来说,还远远不够,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不得已,樊富荣在安排好左庆谔的起居后,挤出时间外出打工挣钱。每个月三百、五百都不嫌少,只要能就近点,方便照顾家就行。她在西山福美佳超市干过领班,但工作时间长,不利于照顾左庆谔,只好再换地方。几年来她打工的地方换了一家又一家,钱越挣越少,但离家越来越近。有时她在班中也要抽空请假回家看看,没事,再匆匆返回。别人不解,她说:“看看我就放心了。”
  在外人看来这个很苦的家庭,也时时传递出欢乐的笑声。左庆谔生病前是二级厨师。逢年过节,樊富荣准备好材料以后,左庆谔掌勺,毛血旺、水煮肉片、土豆泥浇肉馅等,炒出来的菜特别好吃。每到这时,看着老婆、女儿吃的那么香,左庆谔就笑,笑得那么开心。
  女儿一年年长大,出落得又漂亮又懂事。女儿管亲生父亲叫1号爸爸,管左庆谔叫2号爸爸,常常买回来香蕉、西瓜给2号爸爸吃。
  每到这时,他们家就特别欢乐。那小小的窗户,怎能关得住这甜蜜的笑声。
 

相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