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网站地图网站历史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传媒聚集  > 正文

山西日报:杨俊梅:与爱携手 人生芬芳

发布时间:2015/5/12 16:12:25    来源:山西日报    文:齐作权,冷雪    图:佚名    浏览次数:

  2014年的大年三十,66岁的李言贵发烧在医院输液,身上没劲儿,他缓缓地对杨俊梅说:“老伴儿,你让我靠一下。”第二天,李言贵就去世了。

  回忆起这个悲伤的小细节,杨俊梅眼中含泪却微笑着说:“我家李言贵可爱对我撒娇了。”这一刻,64岁的杨俊梅,眸子闪亮得像个幸福的小姑娘。

  2015年3月2日,正月十二,一个薄雪后的晴日,映着一排排小区住户门前挂着的红灯笼,从小山坡后面绵延而来的清澈的天空,蓝得耀人眼。

  站在小区门口,杨俊梅头戴一顶红色毡帽,身穿黑色对襟棉袄,静候着来访者。没有臆想中岁月沉淀下的悲伤,倒像是一位过着和别人一样寻常日子的普通老太太。

  然而,42年前嫁给受工伤致残的恋人、成为矿嫂的无畏抉择,42年来精心照顾丈夫、操持家庭的无悔付出,注定了她这一生的不平凡。

  从1972年到2001年退休,杨俊梅荣获省、市、局、矿各种荣誉多达四五十项。2014年9月,杨俊梅获得第五届山西道德模范诚实守信荣誉称号。

  李言贵: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

  杨俊梅:我不走,离了我你怎么活

  我的爱人说好一辈子你怎么先走了

  “本来两家约好1972年的6月等我出徒了,我们就结婚,但是1月份他出事了。”在杨俊梅的回忆中,这段经历是她最不愿意回首的,正是这场如同梦魇的事故和随之而来的截肢改变了李言贵和即将成为他妻子的杨俊梅的一生。

  当时,毕业于大同煤校采煤专业的李言贵在杜儿坪矿三采区机电段工作。1972年1月6日,井下运煤的皮带被卡住了,李言贵跳上皮带试图启动皮带,不慎被卷进皮带滚筒里,当时就受了重伤,被紧急送往原西山矿务局医院。紧接着,他的双腿在膝盖一拳以下位置全部被截肢了。

  令周围的人没有想到的是,术后一周,李言贵的伤口出现了罕见的“气性坏疽”炎症类感染——李言贵的伤口剧烈疼痛,做过手术的截肢创面不断红肿膨胀、肌肉大量坏死,双腿在一寸寸腐烂……这种病症预后极差,死亡率极高。万不得已,李言贵一连做了6次手术,他的双腿越截越短,从小腿处一直截肢到大腿根。

  李言贵原本身高1.75米,英俊帅气,作为矿上的技术员前途光明。然而,一个瞬间就将他变成了一名几乎只有半截身体的残疾人。随之而来的,是两个人一时间难以接受的绝望。

  “出事后,李言贵一直瞒着我和我家人,不想让我担心。一周以后,他的伤口感染了,瞒不住了,我才知道实情。”杨俊梅难过地说:“从那时起,他就打定主意让我走,不想让我跟着他受苦。”

  恋爱中的姑娘要是走了,没有了双腿的李言贵怕是今生再难找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人过一辈子,这一点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当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人时,李言贵冷静地对杨俊梅说:“我们只是恋爱了两年,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你跟上我一点好处也没有,你走吧。”听完李言贵的话,杨俊梅泪水夺眶而出:“你已经成这样了,离了我你怎么活!”

  当年,在做第三次手术的时候,李言贵不知是不忍心再让杨俊梅伤心,还是对手术失去了信心,他不再配合治疗,不愿遭更多的罪。推来的手术车他看也不看,更不肯去做手术。

  不做手术,那是要死人的啊!杨俊梅心里急死了,看着心爱的男人受苦,能怎么办?她一边苦苦劝慰李言贵,一边偷偷躲起来哭了又哭。生死考验不仅折磨着李言贵,还折磨着杨俊梅这个才21岁的姑娘。

  因为不能使用麻药,在每次换药用“双氧水”冲洗伤口时,李言贵痛得生不如死!为了减轻李言贵的痛苦,杨俊梅任凭李言贵把她的胳膊、双手抓得满是血印,不吭一声,也从不躲一下。

  “我不能走,我走了,他也活不成!”42年后,再次回忆起当时的细节,杨俊梅依然不能平静,“我怎么不害怕?他没有腿了,以后两人日子怎么过,我也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心留下来照顾他一辈子。”

  此时,在杨俊梅两眼泪水追忆过往时,李言贵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

  人生如斯,命运如谜。他们既没有猜中爱情的开始,更不会料到婚姻的结局,而两个人却都不曾为这42年后悔。

  李言贵:没有你,我怎会有个完整的家

  杨俊梅:你是我的依靠,我的主心骨

  我的爱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仍在我眼前

  杨俊梅和李言贵的家很普通,年代久远,加上一楼长期潮湿,卧室的墙皮已经出现了大片的脱落。但是,这个毫不富裕、简朴温暖的小家干净、整洁——李言贵年轻时亲手打制的双人床、小马扎依然结结实实地发挥着作用,杨俊梅平时使用的缝纫机安安静静地立于卧室一角,随时可以派上用场。  “我家李言贵可聪明了,人又勤快,五斗橱、橱柜、沙发……都是他打制的,男人能做的活儿,他都能拿得起来,做得可好啦!”

  “我家李言贵能替我做主,我遇到难事回到家,他都会帮我想办法出主意。”

  像是在不停的陈述中寻找着丈夫在家时的温暖,杨俊梅对记者不住口地夸着李言贵点点滴滴的好,仿佛被照顾了一辈子的是她杨俊梅而不是残疾的李言贵。

  短暂的话语间歇中,房间似乎一下安静下来。突然,杨俊梅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怅然所失地说:“以前他在家的时候,我也不觉得日子难过。他现在不在了,屋子里面空荡荡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说完,她哽咽了。

  1972年,在他们婚后,为照顾他们的生活,组织上把杨俊梅的工作调回矿上,她成了李言贵的终身陪侍人。但小两口还是难以独立生活下去,岳母毅然决定把他们接回家一起住。

  直到1976年,杨俊梅和李言贵有了一儿一女,住房太拥挤了,他们才搬到矿上,住进了至今仍在居住的这套楼房。当时,住处周边十分荒凉,都是田地,楼前紧挨着一座山,不时还有狼等野兽出没。面对这一切,一直在市里生活的杨俊梅多次向丈夫哭诉:“这是啥地方啊!”

  但是,即使这样,夫妻俩仍然相互慰藉,坚持扎根矿上。不仅如此,身患残疾的李言贵还有着比一些正常男人都宽阔的胸怀,为了报答矿上挽救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不顾别人指手画脚和说三道四,拿出极大的勇气和真诚的信任全力支持妻子到矿上上班。

  李言贵不止一次对妻子说:没腿的生活也习惯了,现在孩子也大了,我不能工作了,但我可以支持你出去工作,多为矿上做点事。那时,杨俊梅年轻又漂亮。

  1980年4月20日,29岁的杨俊梅正式到矿上土建三队上班了。为支持她的工作,李言贵尽力承担了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依靠两个板凳活动的李言贵因为够不到炉灶,实在做不了饭。但是每次杨俊梅一身疲惫回到家,厨房里都有丈夫为她备好的开水,家里也收拾得井井有条。

  可是再怎样贴心,丈夫仍然只能在家里为她忙活。一次,杨俊梅因为工作忙,回家晚了,5岁的儿子跑到邻居家玩,一直找不到。这可把杨俊梅急坏了,一排房挨着一排房找,整整找了两个半小时,才算把调皮的小家伙找回来。

  一方面是不能出门寻找儿子、分担妻子重担的憋屈,一方面是担心儿子走失、心疼妻子的焦急,这一回,李言贵着实发怒了。

  因为怕被爸爸打,儿子回家后躲着李言贵好几步远。够不着儿子,李言贵伸手把用来“行走”的木凳扔了出去,差一点就砸在儿子身上。这是杨俊梅看到李言贵火气最大的一次,她也爆发了从未有过的一次脾气。她对李言贵说:“你要把儿子也打坏了,我肯定非走人不行!”

  过后,懂事的儿子告诉妈妈:“以后再也不会不听爸爸的话了,我爸打我,我就赶紧到他跟前去。”

  “有一次,我们吵架,李言贵生气了,把洗衣机都推倒了,水和衣服摊了一地。我家这个山东男人也是有脾气的啊!”杨俊梅回忆说:“我尤其生气的是李言贵居然还说要离婚!”她为此愤愤不平:“你这样子,还先提出来离婚,你哪来的底气?”气头上的杨俊梅大声告诉李言贵:“要说离婚,也得我先提出来!”

  多少年以后,已然没有机会“离婚”的老两口天人永隔,剩下杨俊梅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家。

  好人多舛。1994年,命运对杨俊梅和李言贵再次露出狰狞的面孔。因为长期糖尿病导致的并发症,李言贵视力逐渐减退了。到了1996年,手术治疗的效果并不好,李言贵彻底失明了。

  本来就行动困难,在家依靠两个小板凳前后挪动身体的李言贵生活更艰难了,杨俊梅负担更重了。但是已经苦惯了的杨俊梅还是要把日子坚强地过下去——天气晴好的时候,用轮椅推着丈夫出去散心;在家的时候,当丈夫的腿,将丈夫背进背出;当丈夫的眼,为他读报读书,陪他天南海北地闲聊……

  既然看不见了,杨俊梅就在家里不同的位置放置了三、四台收音机,以使丈夫随时能听上广播。李言贵当起了家里的天气预报员,还经常和家人交流收听到的各种新闻。他曾经知足地说:“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有儿有女,有孙子有外孙,三代同堂,我已经很幸福了!”

  岳母:做人不能没有良心,全家帮你

  婆婆:3个15元让儿媳家里添座钟

  我的爱人那些好人和亲人帮了咱们一辈子

  在杨俊梅心里,她和李言贵跟别人家夫妻没什么两样,虽然生活肯定是苦很多,但是夫妻俩依然对生活充满感恩。

  要感谢的人很多。首先,是当时动用一切力量、挽救李言贵生命,以及这些年来一直帮助他们这个小家庭的几代西山矿务局的领导。

  李言贵感染死亡率极高的“气性坏疽”后,当时的西山矿务局领导动用一切力量,从山大一院、二院和省人民医院调集专家,从天津、西安等地空运药品,为李言贵做了6次手术,输血达6900cc,相当于23个健康人一次所献的血液!

  丈夫支持杨俊梅去矿上上班,这让杨俊梅干好工作、报答社会的决心更大了。她十分珍惜领导交给的每一项工作。当福利员、看库房,看似并不重要的琐事,杨俊梅都认认真真去做。她在日记中写道:“我可想感谢社会,可想做贡献了,领导定的让我工作半天,我自觉工作一天。”

  每年快过年时,矿上总要为职工发油、发花生米等物品。担任队里福利员的杨俊梅更忙了。为了尽量让每个职工感到发放的东西公平合理,杨俊梅总是分一次东西造一次名单,数量、名单一一盖章,一目了然。有时,一种物品要多次才能发完,她就一次次造表、盖章,绝不因怕麻烦,让工作有半点差错。

  杨俊梅早来晚走,工作认真。土建三队书记郝聚德感动地说:“俊梅能做到的,大家都应该做到,有谁比她困难大?”

  杨俊梅工作了,但是不想因为李言贵的事儿再为组织上添麻烦。两口子一合计,决定家里不用另外增加陪侍人。这样算下来,每年可为矿上节约1000多元。当时,白面每斤0.18元,这1000元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啊!

  娘家人的帮助也让杨俊梅念念不忘。上世纪70年代,小两口搬到西山的矿上住,供给制的粮食却还得到市里面指定的粮店领取。带着两个娃娃、还得照顾丈夫的杨俊梅离不开家,他们的粮食都靠杨俊梅的父亲和弟弟妹妹们骑着自行车长途跋涉送到矿上的家里。

  “我妈可喜欢他这个准女婿了,她知道李言贵受伤后,告诉我做人不能没有良心,这更坚定了我照顾李言贵一辈子的决心。”杨俊梅告诉记者:“我们全家人都背过他坐轮椅,就连当时只有15岁的妹妹,别人都不在家时,也背过李言贵上下轮椅。”

  上世纪70年代,婆婆来到杨俊梅的小家,看到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物件,就对杨俊梅说:“俊梅,你家没有座钟,我给你15元钱,你去置办一座钟吧。”二十多岁的杨俊梅爱美,一向经济拮据,就用这15元钱给自己买了件的确良衬衫。

  在这之前,李言贵不止一次对妻子说:“我也像别的残疾人一样去矿上拣废铁吧,卖了钱,好给你买件花衬衫。”去矿上的路不好走,石头多又挨着崖,害怕丈夫摇着三轮车再出什么事故,杨俊梅“警告”丈夫:“你敢去!我不要花衬衫,绝对不许你去!”

  婆婆第二次来,看见家里还是没有座钟,没问原因,又对杨俊梅说:“俊梅,我给你15元钱,你去置办一座钟吧。”同样的理由,婆婆给了3次15元钱。“是在补贴我咧,我婆婆虽然过世得早,但是活着的时候对我可好了。”

  杨俊梅对婆家人也不含糊。1980年,婆婆去世后埋在太原,1987年公公去世,埋在山东老家,两位老人要合葬在一起。李言贵行动不便,杨俊梅拿床单包裹着婆婆的骨骸,背上就走。千里迢迢送回山东老家,代替丈夫打幡、摔盆……像儿子一样送两位老人最后一程。

  “我家虽然穷,但是我从来都有一个信念,一家人要好好做人、清清白白过日子,不让别人说三道四,对得起那些对我们好的人。”杨俊梅十分在意家人自立自强自尊和自省。

  在这42年的风雨岁月中,李言贵和杨俊梅一家遭遇过心怀叵测、冷嘲热讽、刁难使绊的坏人和难事。但是,在杨俊梅口中,她说的最多的就是人的“好”,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她把那些令人不快的细节从谈话中悄悄剔除掉了,她宁愿记住的是自己人生中那些明亮的暖色的“好”,而非再在不幸上撒把盐的“恶”。

  在交谈中,记者发现,除了对家人诚挚的爱,在杨俊梅身上,汇聚着“头上三尺有神明”“能自己动手自力更生,就不索取浪费”“别人帮忙要感恩,不帮也不要埋怨”这些中华民族朴素而传统的美德。

  “我这个家,阳光很好。你看,后院小屋挡不住阳光,后面的小山坡也挡不住,阳光总是会照进来。”早上轻薄的灰暗渐渐隐去,采访的间隙,杨俊梅轻轻拉灭了屋内的台灯。

  42年的相濡以沫,42年的悲欢离合,42年的心心相印,杨俊梅是李言贵生命中驱走黑暗的阳光,李言贵是杨俊梅内心里涌出幸福的源头。两个人42年彼此的守护,让杨俊梅这个平凡而伟大的女人,与爱人李言贵携手走过一条生命的芬芳之旅。

  “李言贵,下辈子我还找你,不过你要看好你的腿,咱不能再受那份儿罪了。”李言贵怎么回答的?杨俊梅开心地笑了:“李言贵认真地‘嗯’了一声。”

  我的爱人,照顾你是我一辈子的承诺,我的一生都在兑现这份爱的诺言。本报记者 齐作权 冷雪(2015年5月9日  山西日报)

相关阅读  »